彼方

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.

【歧途】[短篇,完结]

*鲶骨鲶
*虽然有极化但性格方面有私自调整
*暗堕要素有
*本丸骨哭哭,本丸骨闹闹(?
*ooc慎入

【一】
1615年5月,1657年3月……两者整整相差了42年.
“不晓得骨喰当时是怎么过的呢?”
“一切如常.”
出阵回来的他推开拉门,像是在掩饰什么般掐灭了鲶尾想象的念头.最不该说的碎碎念被听到,霎时间两人间的气氛变得无比尴尬.
鲶尾急忙从榻榻米上坐起,转移话题道:“情况怎么样?没遇到六苦无吧?”
“没事,只有六枪.”
“那不也很糟吗!”
无视他的炸毛,骨喰喝了口茶,拔了个橘子塞过去.
“唔……我自己来就好啦.”鲶尾细细咀嚼着,直到青涩的味道溢满口腔.
“婶婶这回肯定是被商家坑啦.”
“味道涩涩的,发苦.”
这么说着,两人却没有停下进食的举动.这样的味道,并不讨厌.
还让人想起,不堪回首却又不愿放手的过去.

【二】
这次单人远征的地点是江户,
执行任务的人选是……鲶尾.
拿到配布的近仕当场翻脸,和婶婶吵得不可开交.
“您知道那段时间……”
“这是政府的安排,我无能为力.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没有可是,这是军令.”她打断了质疑:“去通知鲶尾吧,明早出发,在那之前你们自己安排.”
“是.”看着骨喰纠结的退出房间,婶婶拉开了遮光的窗帘.
倾盆大雨,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了.
 
【三】
结果在告知消息后两人就不再交谈,直至次日清晨.
“不用担心啦,好歹我也是久经沙场的早期刀了,只是个远征不会有危险的.”
揉揉骨喰因不安而僵硬的脸颊,鲶尾笑着安慰道:
“不会再让过去重演了.”
手被反握住,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.
“一定要回来.”语气就跟他的眼神一般坚定.
“嗯.”不好意思的扭头去拨弄罗盘,鲶尾的脸唰的红了.
这个道别,有点作弊.

【四】
就如历史记载的一般,此时的江户拥挤不堪,实是混乱.
在这种地方调查敌情可不容易呢,整理下伪装身份的装束,鲶尾恰若无事般的在巷间穿梭着.
店铺,住家,到处是原木的颜色,即使进了店面也毫无变化,让人不禁有些视觉疲劳.抬头望去,此时正对的,是不久后要发生大火的寺院.
姑且巡视了一圈,没发现什么有用的情报……写好即时文书传送回去,鲶尾闲逛着等待回信.
果然还是很在意.停下还未迈开的脚步,鲶尾调头换了个方向.
只是去看几眼的话,应该不会有事吧……骨喰那家伙什么都不告诉我,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.明明是互相依赖的兄弟为什么那么不坦诚啦!
翻进房间前的那一刻,鲶尾这样想到.

【五】
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.
对面那熟悉的面孔和现在无差,但神情却是大不同.做了什么噩梦吗?五官狰狞的扭曲着,悉数透露着其痛苦的内心.
原来如此.鲶尾走到他身旁蹲下,揉了揉那柔顺的发丝.总是不告诉我真相,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吗……
“唔.”本应熟睡的他突然转醒,愣愣的看着一时间不知所措的鲶尾.
“……兄弟?!”

【六】
必须要赶紧离开.后退几步后鲶尾向门口跑去,却被那熟悉的人紧紧抓住.
“不要走……不要离开……别再丢下我一人……”
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撼动着他的心,却又不得不坚定立场.
“不行……”“就给我一次机会!”
骨喰猛的将他搂入怀中,低声乞求着.
“拜托了,停留片刻吧……”

鲶尾藤四郎,暗堕.

【七】
“第一部队,集合.”
象征着战事的铃铛响起,赋任的刀们纷纷赶到.
“时间溯行军有了新的动向,这次可能会有些麻烦还请做好准备.”
守在婶婶旁边的骨喰看着那还未展开的文书,感到无比的不安.
一定不要是……

“这次出阵的地点是江户,”
“讨伐的敌军是,暗堕刀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.
注:有考据.没有捉虫还请大家见谅.难得写次完结让我浪摆会儿.推歌《stay》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1 )
 

© 彼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