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方

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.

就很奇怪那么重要的初始刀为什么没有标识呢

大家好,我的名字叫鲶尾藤四郎.
现在,作为新上任的婶婶,我遇到了人生一大难题.
“兄弟,我该选哪把刀作为初始啊?”
“我怎么知道,你自己选.”
“唉提个建议嘛……”
“……挑个顺眼的.”
问你等于没问,我早该知道的.鲶尾痛苦的一只手捂住了自己满溢出无助的双眼,一只手摸索着,试图用天意解决选择困难症的问题.但是,事与愿违——
“兄弟,那是我的刀.”
“不管,兄弟也行啊,就这么登记吧.”
“系统提示不行.”
“黑了它.”
“。”
就这样,鲶尾上任首日就被撤职,从此和骨喰隐居都市了.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.
“才没有这种发展好吗.”
他可亲的近侍握着手中刚刚擦拭好的打刀,如是说道.

评论
热度 ( 21 )
 

© 彼方 | Powered by LOFTER